老屋魂「一九零」|柳暗花明

  • 日期:08-10
  • 点击:(1574)

立即博网站

  《老屋魂》内容简介? 目录

  

  图片发自简书App

  第【一九零】章? ? ? 柳暗花明

路一直走下去。

  也不知道是冥冥之中有人指引,还是自己的直觉灵敏,再生路过了好多家装修得气派不凡的厂房,也看见有好几家伸缩大门外竖立着招工信息的牌子,但再生都没有走过去仔细看一眼。直到一座全是玻璃幕墙的房子出现在眼前,再生才停下脚步,看玻璃幕墙上镶嵌着“华邦集团”几个字,再生突然有了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  在脑海里搜寻了一下,上午在黄陂北路去过的“华邦大厦”一下子闪现出来,这家“华邦”和那家“华邦”有什么关系呢?

  也许刚好撞名?

  低头察看了全身,抖抖衣服提提裤子,把脚在地上用力踏了踏,确定鞋子不沾一星半点污迹,再用手小心翼翼摸了摸被发胶定型的头发,确定它们仍然一丝不苟,再生才提着包,抬头挺胸向门口走去。

  “我是飞龙装潢装饰有限公司的龚再生,和人事部约好了的。请问人事部怎么走?”再生看守门的年轻人穿着保安制服,笔直地站在门口,像守卫军营的士兵,便走上前去,客客气气地说。

  “人事部?是人力资源部吧?飞龙装饰公司?你是来洽谈业务还是应聘?公司最近没有招人啊?”保安明显是外地人,一口普通话还夹带着地方口音。

  再生笑笑:“对对,人力资源部。不是经理都不招吧?不然我也不会来。”

  保安看这人的派头,像是做生意的,又像是个领导。假如真来找工作,也不像是来做一般工人的,真来找工作,万一这人将来在这里当了官,自己这第一印象还是很重要,就和颜悦色地给再生指路:“从这里直接进去,进了里面大门,右手边有个楼梯上去,二楼第三间大办公室就是,人力资源部部长是个女的,姓李。”

  再生抬起手来,向保安示意一下,说了声“谢谢”,转过身朝里面走去。

  保安把守的大门有一个岗亭,和岗亭平行的是一道紧闭着的伸缩门,正对这道伸缩门的是一栋大楼,也就是再生在外面看到的镶嵌有“华邦集团”字样的玻璃幕墙房子。这栋大楼和伸缩门之间是个空旷的坝子。再生通过这个坝子的时间大概是一分钟,也就是说这个坝子至少有五十米的宽度。

  再生边走边看,这个坝子很长,自己要去的大楼应该算是主楼,主楼的两边还分别有几栋楼,都是一色的玻璃幕墙,庄严肃穆地矗立在工业园区里,特别雅致。

  大楼里正对门口的一道像影璧的墙上,张贴着海报一样的图片和文字,再生走过去一看,果然是公司简介和公司部门负责人简介。再生快速浏览了一遍,这才知道这家公司叫“华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”,是经营玻璃幕墙为主,还兼做楼宇安全防护设计研发、房地产开发的业务。排在梯形顶端第一位的是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,右脸颊上有一道疤痕,叫陈升,再生好像在哪里见过。再查看人力资源部部长,姓名梅叶,头像是个笑容甜甜的美女,戴着圆圆的无边框眼镜。

  再生笑了一下,就沿着楼梯往上走,边走边想:“我来这里看能不能做销售部经理,万一人家有经理并且经理还干得不错呢?但不应聘经理就只做一般业务员,工资待遇不高咋办?这家公司可能规模还大,生意还做得好……”

  想着想着,第三间办公室到了。

  再生毫不犹豫,举起手来,在门上轻敲了两下,正要敲第三下,门开了。

  一个穿着白衬衣黑裤子的女孩站在自己面前,没戴眼镜也不笑,脸上毫无表情,这不是梅叶嘛,喔,可能是助理吧。

  “您好,我是龚再生,找你们梅叶部长。”再生不等女孩开口,抢先说。

  “约了吗?”女孩声音轻柔,但有股冷意透出来。

  再生把左手里提着的公文包换到右手,笑笑:“没来得及约,今天我刚好来莘庄,所以就过来看看。”

  这下让门里的女孩有些摸不着头脑了,这又能叫得出部长名字,却又没提前预约,不打电话直接就找上门来的人,到底和部长是啥关系?找部长是公事还是私事?该让他进来还是不让他进来?但只是迟疑了一下,女孩就问:“你找梅部长什么事?我是部长助理潘木木。”

  “你好木木小姐,你就说飞龙装潢装饰有限公司的龚再生来找……”再生慢慢地说,像是极有耐心,实际上是在字斟句酌,还有见了梅部长自己该怎么说。

  潘木木身后走出来一个戴着无边框眼镜的女子,眼睛里堆着笑,从潘木木的肩膀上方看着再生,再生宽大的脸往两旁扩展,眼睛也跃过潘木木的肩膀,和潘木木背后的女子对接上,嘴里吐出来的字就变成了两个“呵呵”,然后是:“梅部长好啊,我是龚再生。”

  梅叶“哦”了一声,一点也不像古板严肃的人力资源部部长,笑着问:“龚先生,找我有事?”

  “当然,无事不登三宝殿。”再生把右手里的公文包换到左手,看已经让开的潘木木站在一旁,梅叶就像站在登机口的空姐,把手一伸,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:“那就里面请。”再生就把右手搭在举高了的左手上,做了个拱手的姿势,边说:“好”,边跟着潘木木走了进去。

  人力资源部的办公室确实有点大,外面这间助理办公室就有二十平方米,靠门的墙边摆着一排沙发,一张宽大的茶几上有一盆绿色的芦荟,通往里间有道和墙的颜色相同的门,门边有一张办公桌,桌子上面除了一红一白两部电话,还有一个笔筒摆在一本打开的笔记本前面。

  潘木木带着再生,跟着梅叶进到里面的房间,里面的房间更大。除了宽大得可以当大班桌的办公桌和像皇位一样的高靠背座椅外,还有一组真皮沙发和紫檀木茶几,茶几上摆着一套造型独特的茶具。

  再生扫视了一眼梅部长的办公室,发现大办公桌右边摆衣帽架的地方,还有一道也是和墙一样颜色的门,应该是休息间。华东地区的大公司,对中高层管理人员都有这样的配置。

  “梅部长,你这哪是办公室,简直就是办公厅了!”再生看梅叶绕过去坐在“皇位”上,潘木木像引导员一样,引着再生坐在茶几旁边的一个单独沙发座椅上,等潘木木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袅袅婷婷地踏着高跟鞋走出去的时候,开玩笑似的对梅叶说。

  “龚先生说笑了,请喝茶。”梅叶心里肯定高兴,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。

  再生端起茶杯,做了一个要喝的姿势,又把茶杯放下,郑重其事地对梅叶说:“梅部长,我晓得您也忙,只耽搁您三分钟时间,我想和您商量一件事。”

  “好,您请说。”梅叶一直都在打量着这个不速之客。

  “我是飞龙装潢装饰有限公司总经理,虽然我积累了一些客户,但我不想干了,我想到华邦来做销售。”再生停顿了一下,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,水有些烫,再生掏出纸巾,把嘴里的一片茶叶吐在纸巾里,然后轻轻放在旁边的垃圾桶里,看了一眼有些疑惑的梅叶,接着说:“您可能要问我为什么想做销售不去销售部?我实话告诉您,我来贵公司,是想把贵公司的产品销售额大幅提高,高到行业前列。”

  “你做过玻璃幕墙行业?”梅叶开始冷静下来,目前公司的销售状况不是很好,陈总正有些焦头烂额,眼前这个比自己年龄略大的人却说要把公司的销售额做到行业前列,行业前列是什么概念?可能陈总都还不敢有这样的想法!

  “没有做过玻璃幕墙,但做过建筑工程。”再生直接了当地说:“卖过牛肉的肯定能把牛卖掉,杀过鸡的肯定也会杀死猪。”

  “你都在哪些公司做过销售?”梅叶更加谨慎,这样的人也许去销售部门做个一般的业务员还可以,想要有多大作为可不一定。

  再生说了在珍珠厂里推销过珍珠项链,也在开心炒果公司卖过开心果,主要合作对象有东方航空,还有移动、联通和电信三大运营商,足迹遍布北中国,还在把南中国也要走遍了。

  “那你为什么不在一个行业里继续干下去,而要来做你并不熟悉的新行业?”梅叶眼睛里已经没有了笑容,抬起手腕看了一次表。

  再生心里有些难过,这样一个公司可能又进不来了,但表面上还是镇定自若。

  “我觉得,销售本身就是一个行业,这个行业可以贩卖任何产品。只要能推销出去,不管任何有形的还是无形的东西,都是产品。”再生端起茶杯,大大地喝了一口,喉咙里一阵温热,肚子里却一下子像从高处坠落下来一股瀑布,溅起的水花让空空的肚子被石头砸了一样难受。

  梅叶看再生皱了一下眉头,有些满意地笑了:“龚先生,如果你对我们公司的产品有信心的话,你可以去销售部找他们中的销售组长,看能不能安排你进去先熟悉一下业务。”

  “不用了,梅小姐。我不是来推销你们的产品,”再生站起身来,有些惋惜地对梅叶说:“我来是为了给你们推荐一种全新的销售方式,可能我真来错地方了。谢谢!”

  梅叶看着这个男人站起身来,再转过身去,把刚才坐过的沙发垫子摆正,然后提起自己的公文包,双手一拱,微笑着走出了自己的“办公厅”,抬起手腕,时间刚好过去三分钟。

  门口的保安看再生走出“华邦集团”的大门,远远地喊:“龚总,您事情办完了?”

  再生正要回答,一辆奥迪轿车在伸缩大门外减速,保安赶忙转过身去,按动大门的电动开关。

  奥迪车的后门玻璃窗户摇下来,一个脸颊上有一道凹型疤痕的人探出头来,看了再生一眼。保安见状,飞快地立正,敬礼,口里招呼着:“陈总好!”

  再生见保安这一套动作标准流利,等轿车开过去,就问保安:“兄弟,你在哪当的兵?”

  “我就在上海,退伍后不想回老家江西,就在这里来做了保安。”岗亭里的电话响了起来,保安跑进去,又快速地跑出来,有些诧异地喊再生:“龚总,我们老板请您去。”

  “老板?哪个老板?”再生莫名其妙。

  “陈总啊,就是刚才进去那位。”再生突然就想起那个右脸颊上有疤痕的人,刚才摇下车窗时看了自己一眼,这个人就是大楼影壁上排在梯形顶端的陈升,这个陈升,就是上午在黄陂北路“华邦大厦”里的“蓝天科技”和自己撞了个满怀的那个人。

  再生装着很随意的样子,问保安:“兄弟,你们在市区还有办公楼么?”

  “有,在人民广场旁边的黄陂北路上的华邦大厦是老板自己的产业,听说老板在市区还有好几处产业。”保安骄傲地说。

  对,是“华邦集团”老总陈升在找自己,再生激动地想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